星声星语

南华期货2022年度油脂油料:油脂昨夜三更雨 油料又得一日凉

发布日期:2022-01-05 18:44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在产量预期不同,但互相拉扯牵制的情况下,油脂板块整体跌跌撞撞走上高位。到年底时受到豆粽之间愈发分化的基本面影响,豆粽价差罕见的在交易月中出现走近负400元/吨的极端价格。油料板块在本年度中以逐渐的几个大幅波动的震荡走弱收尾,在年初即冲上高位,受到大的供需格局影响,后期开始震荡走低,到了四季度供给端受到美豆增产预期的不断加强,南美新季大豆良好的播种的影响;需求端受到了猪养殖利润的亏损导致下游的备货积极性差以及成猪对于蛋白粕相对较淡的消费预期的影响。整个油料市场从供需两方面的影响下走出了由紧变松的预期。

  展望2022年的供给端,大豆的增产逐步兑现,对于全球的大豆库存会形成更进一步的压力,在当下拉尼娜现象对产区的影响较弱的情况下,南美的大豆播种情况良好,未来的预期也是供应更加宽松。对于整体豆系来说,未来市场较强供给下的偏弱格局已经基本建立。棕榈油的供应方面由于马来西亚的劳工恢复预期呈现边际转松的迹象,对于棕榈油的库存重建增强了信心和可能性。而油菜籽方面,加拿大今年的供给短缺已然确立,未来是否可以走向宽松需要关注明年一季度加拿大新季菜籽的种植情况。而对于明年的油料消费端,尽管预计上半年生猪存栏量可以给予油料底部的支撑,但随着明年下半年度新的猪周期的开始,且考虑国内的粮食安全政策以及新技术的影响下,长远看,未来的油料消费将会进入下行通道。放眼油脂消费端,随着后疫情时代社会的适应能力不断变强,油脂的增量的水平将很难重现今年的水平,在今年的合理消费量下,明年可能不会有更高的增量。

  风险点:全球疫情发展态势、大豆菜籽棕榈果产区天气病虫害情况、生猪存栏恢复情况、生物柴油政策变化、中美关系以及政策变化等。

  对于油脂板块来说:2021年,受到疫情影响,马来西亚的棕榈园劳工数量始终不能恢复到正常程度,导致棕榈油的产量及全球供应情况持续偏紧。由此展开了以棕榈油为主导的油脂上涨之路,甚至进入了四季度,01豆棕价差罕见的出现了近400点的倒挂。对于这种罕见的盘面,其根本原因是由于油脂之间内部的供给侧出现了极大地偏差――北美大豆丰产的既定事实奠定了全球大豆的期末库存量,南美大豆的良好种植情况为来年大豆的供给再添一份助力。而在如此宽松的供应背景下,豆油的作为跟随棕榈油被动上涨的品种,很难继续违背自身的基本面持续走高。反观棕油,由于劳工恢复的情况一直推进缓慢,叠加疫情的反复,棕榈油在低库存低产量的现况下,实际会在短期利多棕榈油,但受到以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的下跌,以及生物柴油端的低性价比导致的低消费量,还有作为竞品,下跌相对不犹豫的豆油也会拉扯棕油的价格,因此在四季度末,棕榈油的价格将会表现的比较犹豫,尽管拉长期限油脂版块整体偏空,但在今年转向的可能性会偏低。而作为三大油脂中价值最高的菜油,受到菜籽供应端的影响,今年以来一直保持着高位震荡,但在当下其它两大油脂价格上涨乏力的情况下,菜油价格有心无力,只能保持着当前的高位区间震荡。

  纵观2021年的油料市场:可以看出油料市场几经波折,在一季度季节性消费淡季以及生猪存栏环比下跌的影响下,开始冲高走弱,供给端受到了巴西大豆增产的压力,让整体的豆粕市场走上了阶段性的下坡路;而二季度开始,随着美豆的下种,天气的炒作一直在持续,同时美联储在二季度宣布继续货币宽松政策,利空美元指数,间接推高了商品的价格,让美豆在五月中冲击到了全年的高位,同时也抬高了油料的价格。但是由于这种影响的暂时性以及油料下游消费的疲弱令冲高的价格迅速回落开启了三季度油料的震荡盘整之路。三季度的油料市场由于整体消息较为平淡,整体走势依照油粕比的变化而区间震荡,这一段行情一直持续到了国庆前。而国庆之后受到油脂的强势提振的影响以及下游养殖企业利润的持续恶化,同时原料端不断地调高美豆丰产的预期水平,油料价格整体重心下移。但进入冬季后,消费端重新的回暖及相对低价格下下游积极地补货意愿刺激了油料的价格,令其触底反弹。但后期由于美豆端的压力一直存在,并且随着“拉尼娜”现象在南美开播时影响较弱,年底的油料价格再难有向上的趋势。

  展望2022年,油脂油料的原料端总体还是偏向宽松预期的。首先看到豆类,美豆21/22年度丰产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根据USDA的全球及中国大豆供需平衡表可以看出,豆油豆粕的原料黄大豆的供应充足,其全球的期末库存由19/20年度的9549万吨预期上升至20/21年度的1.04亿万吨。由于美国在年末基本结束收割,因此其期末库存压力表现较其他两国更大。而当前已经下种的南美大豆,可以明显看出,尽管21/22年度冬季的拉尼娜事件形成概率愈发增加,但作物生长情况暂时没有被太大的波及。并且前期受到降水有利条件的影响,巴西大豆的下种进行的十分顺利,新作大豆的面积较去年增加了5.8%。因此,未来的南美地区大豆也有再次丰产的预期存在。影响南美大豆作物产量的主要因素是在拉尼娜气候条件下的产区天气,由于该气候条件下一般会导致南美地区干旱少雨,在大豆的生长关键期,过于干旱的土壤墒情会降低大豆的产量。因此未来需要关注产区可能出现的天气扰动对供给端产生的影响。

  进出口贸易情况看,作为定价标准的美豆,当前出口情况并不良好,主因是受美豆自身的高昂价格约束,而高库存的巴西大豆更具性价比。根据USDA11月的供需报告显示,美国已经较10月报告再调低了109万吨的出口量,而美国的期末库存因此也会同比上升。而考虑到未来巴西大豆可能会提前上市,留给美豆的出口时间不多,这也会进一步打击美豆价格。国内看到进口数据看,中国1-10月大豆进口量累计为7909.9万吨,同比减少5%。主要是因为前期受能耗双控政策影响,国内多地的油厂出现停机;以及自今年下半年以来一直高昂的进口成本使得油厂的压榨利润持续为负,影响了油厂对大豆的进口意愿。但由于当下美豆的进口成本不断下降,油厂的压榨利润已经开始扭亏为盈,预计至年末,我国的大豆进口可能达到9705万吨,最后两月进口量可能较去年同比增长7%。

  油菜籽方面,由于今年的加拿大的油菜籽受到前期干旱影响,大幅减产34%,这会使得全球的油菜籽供应紧张,使国内油菜籽的进口价格持续保持高位。国内的油厂在油菜籽方面的压利亏损也较为严重,并且前期受中加关系影响,从加拿大进口油菜籽较正常年份下降了一半,2018年我国油菜籽进口量为477万吨,而2019年则为274万吨,2020年度为311万吨。2021年1-11月我国主要油厂的油菜籽到港量累计为187.9万吨,同比去年下降了23.4%,估计国内菜籽供应偏紧格局将继续。未来需要关注新一年度加拿大菜籽的播种面积、播种进度以及天气情况。

  从油菜籽的供需平衡表看,尽管20/21年度的期末库存量大幅下降,但是受到疫情及价格因素等的影响,下降幅度扩大,油菜籽的库存消费比也在持续下降。这是由于菜油和菜粕都存在较强的可被替代性,菜油受到当下居高不下的价格影响,部分市场向下被豆油和棕榈油替代,向上还有花生油等高端油脂以更高的性价比占领其市场;主要用于饲料养殖的菜粕也被棉籽粕,花生粕,玉米粕等更加物美价廉的杂粕替代。所以当前的油菜籽是处于供需两弱的局面。

  根据供需平衡表可以看出,用于食品及饲料消费的预期的下降十分明显,下降比例分别达到了28%和44%。未来菜籽前景依旧不够明朗,而且根据全球油籽的消费占比数据来看,大豆的产销比例占到了全球市场的60%以上,油菜籽的占比仅为12%,因此,后期预测整个油籽市场的走向还是要根据未来的全球大豆市场的走向作为主要的判断依据。

  棕榈油本年度一路高歌猛进,冲向了历史高位,离突破2011年前高仅有一步之遥。同时在11月开始出现罕见的豆棕价差的倒挂现象,历史上几次出现价差转负都是进入交割月后发生的,这是历史头一次在主力合约的交易月出现了价差转负的情况,并且转负近400点,再叠加两种油的库存水平可以看出,棕榈油当前的供应情况实际是非常紧张的。截止到目前棕榈油的增产预期依旧很难看到转变的曙光,尤其11月底新发现的Omicorn病毒的出现,令多国再次关闭边境,加强防疫措施。疫情的反复对于棕榈油来说,本来预期明年夏季可以解决的劳工问题,因此也再增添了一份不确定性。

  根据最新的MPOB(马来西亚棕榈油局)数据显示,10月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为172.58万吨,环比增加1.3%,出口量141.79万吨,环比减少12%。受到出口减少的影响,马来西亚10月的库存为183万吨,环比增长4.4%。但市场已经预估11月的棕榈油产量环比下降6.8%,出口量环比增加8.2-13.6%,预计11月马棕油库存会再次环比下降,短期的供应依旧偏紧。随着年末国内进入季节性消费淡季,下游的提货速度逐渐变慢,但是棕榈油国内的库存依旧处在五年的低位,12月的棕油可能会因为疫情导致的港口拥堵,棕油现货价格高昂,进口利润持续亏损等等原因导致买船与到港均不高。12月初棕油到港完税成本为10520元/吨左右,贴水盘面价格近1000元,预计至2022年一季度国内棕油的商业库存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棕榈油当前价格走至如此高位的主要原因在于劳动力的不足,MPOA(马来西亚棕榈油协会)预估种植园工人的短缺数量近7.5万人,由于人手的不足,今年度的毛棕榈油产量有近450万吨的潜在损失。在今年9月,马来西亚政府表示计划引进劳工3.2万人,本计划于年底抵达,但是受到疫情的影响,劳工恢复情况依旧较差。尽管从马来西亚棕榈油今年1-10月的的库销比在逐渐转好,但是库存水平恢复最快也会到明年五月,劳工不足的问题才可能有恢复的可能。这意味着未来的近半年时间,棕榈油的供给依旧会持续偏紧,并且油棕榈树由于缺乏维护,也需要近六个月时间去逐渐修正。从此方面角度考虑,海外工人及时赶上了22年的生产旺季,但棕榈园的生产活动并不会立马恢复正常,而棕榈油的库存重建之路依旧漫漫。

  在当下阶段,盘面价格已然反映出了如此紧张的供应预期,市场对于未来的供应转暖预期交易依旧持谨慎态度。相较于去年,今年1-11月马来西亚的棕榈油累计产量预估同比下降5.6%,全年的产量预估为1815万吨,同比下降5%左右。回顾历史最近一次棕榈油的减产带动的价格上涨,16年棕榈油总减产13%,年度价格涨幅40%。20年及21年累计减产超过8%,价格增长幅度则已经超过了50%。

  印尼是当前世界最大的棕榈油产出国与出口国, 2021年1-10月累计对华出口量为3923万吨,为三年以来的同期的最高水平,库销比可能也会阶段性走高。同样地,受到了季节性减产与高出口需求的影响,印尼棕油的库销比真正能够稳定维持走高预计将要到明年下半年。

  印尼2022年预计将要对棕榈油征收高额出口费,这会进一步的抬高棕榈油的进口成本。并且,考虑到明年比如化肥、人工等价格的上涨,会对印尼的小型种植户的成本及产量造成影响。印尼方面预计2022年的全球棕榈油产量会提高100万吨以上,但这并不足以扭转棕榈油的供需结构。除非2022年的产量会增加超过250万吨。

  当前美国大豆完成收割,产量接近历史最高,美豆的供需也有偏紧转向了偏松,今年的期末库存将会有较大的压力。根据11月USDA供需平衡表显示,美豆的产量预计为1.14亿吨。而豆油的生产由于供给端的宽松也会同步增加,全球主要的豆油生产国有美国、巴西、阿根廷和中国,前三个国家为大豆主产国,中国是通过进口原豆在国内进行压榨,因此中国还是全球主要大豆消费国。中国的21/22年度的豆油压榨量预计为1756万吨,占全球豆油产量超过1/4。而我国的豆油主要是在国内消费为主,在年末进入了传统的油脂消费旺季,叠加了当下倒挂的豆棕油价差,豆油的以极高的性价比占据了国内大部分食用油消费市场。

  前期受到产区减产消息影响,美豆价格一路上涨,叠加一直居高不下的海运费,国内进口大豆价格始终保持高位,进口对盘面压榨利润一直为负。到十一月海运才有所缓解,国际粮船的运费才开始逐步走低。近期受到新病毒Omicorn的影响,多个国家关闭国境,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港口拥堵,美线航运同样面临了大面积停航的问题。美豆主要出港口美西港口至亚洲一线的船只,也需要改道,并且洛杉矶港的加急服务将可能被暂停近两个月。因此本来在年末略有颓势的豆油由于受到了到港量不及预期及海运费上涨的压力,再次开始反弹。预计至01合约进入交割,本来预计受到北美丰产压力的豆油价格都将难以转势。预计美国的港口问题真正能够得到解决,海运费开始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将要期待到明年的一季度末期,海运淡季之时。

  展望到2022年美豆,受到了前期大豆种植利润丰厚,玉米化肥成本上升的影响,预计明年可能需要继续调增大豆的种植面积。预计到2022年,几乎所有的农作物生产相关的成本都会上升,比如化肥、农药、柴油、维修、人工、甚至是土地成本全部都会上涨。当前涨幅最大的是化肥,受到全球需求高,供应紧,运输不畅三方面因素的共同影响,几种磷肥、钾肥的价格已经较3季度上涨了15%,氮肥价格更是上涨近50%。部分肥料的价格同比去年平均增长一倍有余。而受到能源危机影响,原油价格的高企同样带动了柴油的价格,农业机器上用的柴油价格同比去年也涨价超过50%。美国农民们在2022年除了要面对不断上涨的各种作物投入成本,土地的租金成本也会有增加,市场平均估计,2022年的土地租金费率预期平均增幅在10%-20%。在当前的各种种植成本预计下,美国大豆价格的盈亏平衡点大约在930美分左右。如果算上各种成本的上涨,假设土地成本上涨10%,投作成本上涨30%,那么2022年美国大豆的盈亏平衡点将会在1230美分附近。在当下美豆有一定库存压力的情况下,明年种植成本的增加,将会从根本上抬升美豆来年收割季的价格。

  作为全球供需矛盾矛盾问题,作物种植成本的增长不仅仅是北美农民们明年要面对的问题,南美的大豆种植者们此时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但对于南美地区来说,上升的种植成本可以被去年的丰收和今年预计再创新高的产量覆盖。以巴西为例,巴西去年的高产量带来的高库存已经为大豆的价格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今年由于天气与降水的配合,巴西大豆更是顺利下种,生长良好,市场也在不断调增对巴西21/22年大豆产量的预估值。预计2021/22年度,巴西大豆的产量可以达到创纪录的1.44亿吨,高于去年的1.37亿吨。而最早可能于明年一月中,巴西就可以开始收获,预计到2月中,巴西的农户有望收获5100万吨的大豆,创下同期的历史新高。

  年末的12月是南美大豆生长的关键期,也是决定大豆单产产值的重要时期,由于当下依旧处在拉尼娜天气背景下,产区可能更容易出现不利天气,虽然今年的拉尼娜强度可能较弱,但依旧容易引起阶段性的极端降温、极端降水和短期干旱天气。当前根据EC WMF和NWS气象模型预测,12月阿根廷的所有农业地区以及巴西南部的南里奥格兰德州的降水量都会略微偏低。相对来说模型可信度更高的EC WMF模型显示的相对偏干的区域范围有限,对于12月南美大豆的产区影响显示影响也比较有限。根据阿根廷国家气象局预报及巴西国家气象局预报显示,巴西地区未来一周将会在大豆的主产区出现较大的降水,巴西中西部地区甚至会有大降水,由于前期巴西的大豆已经种植完毕,当下较大的降水可能会对单产产生不利影响,不过当下阶段降水对巴西大豆产区土壤墒情较好。看到阿根廷地区未来两周的降水预报,阿根廷的大部分产区均会有降水的出现,但是由于阿根廷当前还有70%的大豆尚未播种,在12月下种的阿根廷大豆需要更多的降水来保证大豆的顺利下种和生长,当前根据预报模型观察,其部分地区的降水相较平均水平略微偏低。但前期充足的降水令阿根廷当前的土壤墒情适宜,略微偏少的降水不会对大豆的产量产生严重的影响。

  本年度的菜油受到加拿大菜籽大幅减产的影响,菜油本年度的供应十分紧张,2021年的加拿大油菜籽产区在春季和仲夏时节出现了极端干燥天气,6-8月还有异常高温的打击,油菜籽的单产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截至目前,2021/22年度加拿大油菜籽预估产量降至1278.19万吨,同比减少34.4%,为13年以来的最低值。油菜籽含油率预估为41.9%,2020年为44.1%,近五年的平均含油率为44.4%。2021年加拿大油菜籽的含油率为18年来的最低值。在产量与含油率双双下降的局面下,油菜籽的大幅减产势必会使得加拿大的菜籽压榨量和出口显著下滑。自2018年起,受到了产量下滑与消费持续增长两方面的推动全球油菜籽的库存就开始持续去库,菜油在面临极端紧张的供应情况下,其价格一路上涨。当前来看供应端菜籽供给紧张的态势基本已经在盘面充分体现,未来的转向节点需要等待下一季供应端的状态。

  受到了全球的菜籽减产及国内的菜籽成本偏高影响,2021/22年度的国内菜油压榨水平大幅下降。产量由上年度的2919万吨下降至2742万吨。当前的油厂受到缺少原料或原料价格高企等的影响,菜籽压榨的开工较低,如此高价位的菜油价格也令下游的提货积极性变差,菜油整体的商业库存并未到达特别低的水平。而菜油库存去库不显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葵花籽油供应的增加,一定程度的抢占了菜油的市场。21/22年度,全球的葵花籽产量相较去年增加了近700万吨,创下了产量的历史新高。葵花籽油的供应也因此相应的增加,21/22年度葵油的产量为2180万吨,较去年增加264万吨。

  今年以来生物柴油的话题不断被炒热,从全球范围来看,植物油的工业消费量年增速在3.4%,主要集中在棕榈油和豆油,尤其是豆油,其工业消费的增速将近达到了10%,由于美国作为大豆和豆油的主产国,也是豆油的生物柴油计划的推行国,来自美国的豆油工业消费增速最为显著。棕榈油作为生物柴油在前期也具有一定的性价比,其主产国印尼及马来西亚就一直在大力推行生物柴油计划。而菜油成本高将其掺混柴油利润相较其他油脂更低。近两年来油脂的价格不断在走高,生物菜油的利润在持续变差,POGO的价差出在了历史同期的最高水平上,市场已经失去了调控价格的能力,当前的生物柴油的需求已经开始依靠政府补助和政策支持。因此当下生物柴油端主要的需求扰动就受到了类似于印尼B40计划,巴西生物柴油掺混比例,美国可再生燃料政策等政策对于能源的部署考虑。

  今年进入冬季以来,能源危机的话题被不断炒作,能源的阶段性缺乏令原油价格一路上涨,在年底新出现的Omicorn病毒的冲击下,原油价格被重重打击,油脂虽然在原油下跌的时候受到自身供需矛盾的影响居高不下,但是巴西生物柴油的政策调整适时给予植物油脂一击。巴西在今年11-12月将生物柴油的掺混比例下调至10%,市场原本预计在明年3月开始,按照巴西前期计划生物柴油的掺混比例将会升至14%,但巴西能源政策委员会宣布的2022年全年10%的掺混比例在政策上直接利空了油脂的消费。由于下半年以来包括能源在内的各种原材料普涨,通胀也濒临失控,前期几个主要参与生物柴油计划的国家当下也放缓了能源替代的步伐。除巴西外,阿根廷也将掺混比例从10%下调至5%。美国作为倡议国,受到当前豆油等原材料价格高企以及疫情反复的影响,豆油生物柴油的用量及投料占比有下降预期,可再生燃料义务的掺混比例同样面临下调的风险。印尼更是在四季度初就宣布推迟B40计划。总体来说,前期市场寄予厚望的生物柴油消费情况,明显是不及预期的。

  中国前期受到了中美贸易关系紧张的影响,将采购的主要来源转移至了巴西,因此过去一年巴西大豆的库存几乎被中国采购一空,巴西国内的大豆供应都一度出现紧缺。作为仅次于美国的豆油生物柴油消费国,巴西当前受到高企的大豆、豆油价格影响,政府的补贴压力越来越大,当前也不得不放缓产量及产能的扩张速度。以巴西继续维持10%的掺混比例而非14%的掺混比例来算,巴西当下的豆油投料占比为73%,预计可能会有近165万吨的豆油需求被释放,也就意味着有近700万吨的大豆压榨量被释放,这会进一步加剧全球的大豆库存压力。

  本年度的油料市场受到供给端走势反复的影响也经历了几涨几跌,前期以油料为核心的压榨逻辑在今年受到了不断走高的油粕比的影响,压榨的中心也有一定的转移。观察到下游粕类最主要的饲料消费上,饲料产量于今年2月开始稳步增长,至四季度开始产量有所回落,其主要原因还是下游的养殖利润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亏损。饲料的生产与养殖周期联系非常紧密,养殖存栏量的恢复会刺激饲料的生产和消费,当前到了养殖出栏季节,由于生猪存在了标肥价差的利润空间,养殖户增加了对饲料的需求有一定的压栏行为,导致了油料价格当前的震荡纠结。上游受到不断增产的供给压力,下游还有压栏养殖户的饲料消费需求,对于年底的豆粕价格走势来说,较难出现具体的方向。

  对于明年的豆粕走势来说,北美供给端的丰产既定事实和南美供给端的丰产预期的压力给予了豆粕的价格一定的打击。今年10月的大豆进口量为511万吨,同比减少41%,前10个月的进口累计值达到了7908万吨,同比减少5%。其主要原因是今年近半年的时间测算的CNF成本折合进口大豆的压榨利润都为负值。四季度受到油脂价格高企的影响,压榨利润回暖,进口量开始逐步上升,预计11月受到美豆价格下挫,中国买船积极的影响,进口量将会有一定的增长。但是当前的压榨利润主要是由豆油带来的,豆粕端受到了下游养殖企业的较大亏损,消费积极性一直偏低,截止目前,生猪的价格尽管开始反弹,但是当下的饲养企业依旧面临小幅额亏损。疲弱的下游消费是抑制豆粕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

  当前来看,豆粕的近端市场偏强,远端偏弱也是因为当下现货端有暂时的矛盾。主要是因为受到了疫情的影响,海运问题的反复令市场对于大豆的到港预期始终保持警惕。而美国亮眼的压榨数据和短期受DDGs+赖氨酸价格影响阶段性增加的美豆粕和加拿大蛋白粕的需求可以短暂的维持当前的原料价格。但是将时间拉长,南美大豆最早的收获期在1月中开始,而当前南美的大豆相较于美国大豆有具有一定的价格优势。南北美的大豆出口份额争夺在未来的一季度可能会更加激烈。同时在前文分析种植成本时已经对于21/22年度的美豆成本价格有一个大致的估计。当前种植美豆的农民在此价格下已经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在未来半年里,本年度收获美豆的价格很难一直保持在如此高位上。

  成本的逐渐走弱对于未来的豆粕来说可能也是一个利空的消息,尤其当前的豆粕价格跟随美豆的走势较为紧密。当前的豆粕价格还在较高的位置震荡,但当下美豆压榨数据的出炉可能已经将前期的新增需求全部体现,而且这种需求的可持续性大概率不会长久。究其根本还要回到美国玉米制醇的产物DDGs,由于当前原油价格的高企,玉米制醇利润丰厚,其副产物DDGs库存将会被迫积累,而赖氨酸的异常价格也会随着供给的逐步恢复而降温,未来美豆粕短暂的抢占的消费份额可能还是会被再次抢走。因此美豆还存在一定潜在的需求利空影响。

  而回归到国内的豆粕供给端已经随着大豆的不断到港,豆粕的缓慢累库而小有压力。但更主要的影响因素还是在豆粕的消费端。以生猪为例,当前生猪的养殖利润持续亏损,下游对于高价格的豆粕接受意愿较差,而明年的1季度随着一批猪的出栏,豆粕的需求会出现季节性消费淡季。而商品猪的供给增加预计会在明年的5月停止,这意味着豆粕还会有饲料的刚需支撑。因此对于明年上半年度的豆粕消费走势可能是一个先降后增的局面。而明年的下半年度生猪会开始新一轮的养殖,考虑到今年的生猪养殖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亏损状态,预计明年新一季的猪整体数量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当前由于猪价格的反弹,养殖利润略微回升,明年养殖企业去产能的时间节点可能会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本年度的菜粕同样受到了极端的减产因素影响,油菜籽进口十分困难,压榨利润也面临着深度的亏损。但是受到了豆粕价格的压制,尽管在一些水产养殖中菜粕是重要的饲料配料的来源,但是当下的菜粕与豆粕之间的价差缩到了很小的位置,令菜粕的单位价格性价比变得很低。新季国产菜籽的拍卖价格大概在6100元/吨左右,换算压榨出油及出粕,当前对盘面价格压榨利润依旧处在亏损中,表现出了极低的性价比。而下游的消费由于十一月国内的两场寒潮天气,对于水产养殖形成了一定的打击,受到暴雪灾害影响,有许多受灾而应激死亡的水产种苗可能会对明年春季下水的水产养殖供应端造成较大的影响。从而打击水产养殖饲料的绝对消费量。随着明年需求的转弱,配合主产国明年加拿大油菜籽播种及生长情况来判断,当前的菜粕价格在明年可能较难被突破。

  在未来边际产量不断转好的情况下,未来北美大豆的库存压力成为既定事实,需要关注新季的大豆开种情况以及种植成本的实际抬升情况,考虑到明年年中美联储会有一定的缩债预期存在,潜在的利空了大宗商品的价格,美豆明年的价格可能会承受更大的压力。而南美大豆截至目前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收获预期,未来的主要风险在于天气带来的变数,由于拉尼娜现象的确立对于南美大豆的生长天气会有潜在的威胁,未来的产量变化还需要时时关注最新的气象预报。

  对于油脂来说,当下受到高企价格的影响,消费端的主要增量生物柴油消费在不断走弱,而供给的压力在持续释放,大豆的丰产会对价格走势造成压力。棕榈油当下受到新病毒的影响继续保持坚挺,但未来还是有政府的劳工引进政策预期持续存在。由于棕榈油的劳工引进最快可能要到明年年中,一季度的棕榈油价格尽管可能出现阶段性回落但总体价格预计不容易出现大幅跳水;而进入二季度开始由于市场可能开始逐渐交易劳工复工预期,价格可能会盘旋下探;真正可能回到棕榈油价格的相对合理水平可能要到明年三季度底至四季度。由于棕榈油作为本轮油脂上涨的核心驱动,未来受到豆油价格相对向下的压力,油脂板块整体保持年度看空的观点。风险点就在于疫情的影响,如果未来出现了更加不可控的疫情状况,油脂可能会继续保持高位震荡,但再创新高的动力预计不会很强。

  对于油料来说,明年受到油脂利空因素堆积的影响,需要叠加油粕比来看待油料的整体走势。预计油料明年不会像油脂一般出现一个明确的方向,这主要也是因为油料端的下游消费整体更加灵活,生猪端的养殖利润会限制油料价格的上涨,但是油脂价格可能的下跌又会让油厂为了利润平衡而控制压榨量,保证油料的库销比不会走到不利于油料价格的水平,同时需要考虑其他替代肉品的饲养需求,如鸡肉等市场对饲料的消费需求情况。总体来说,未来油料一季度受到季节性消费走弱叠加供给端丰产压力影响会走弱,二季度和三季度由于饲养需求可能会阶段性走强,四季度在油脂配合下跌的情况下油料可能会保持二三季度的价格位置区间震荡,总体油料是一个先空后多的预期。而油料的风险点同油脂一样,疫情的反复对于消费端的影响,产区的天气对于供给端的影响以及油脂价格是否可能如期下跌,都会影响油料的区间震荡形态。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Power by DedeCms